兔子君

竹筱行:

给汤汤 @Picozhi 《疯道士》的人设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现在更新中!!!请大家激情催更!!!

柠檬香草可乐:

突然现PA。灵感来源 @焦糖海盐巧克力 稚老师的http://walnut-cc.lofter.com/post/1ed7237c_ee74372e(谁能教教我怎么给超链接设置标题qaq

竹筱行:

给汤汤 @Picozhi 《疯道士》的人设

龙太子叽X疯道士羡

现在更新中!!!请大家激情催更!!!

花奉城:

听说兔子被爱抚后背会高chao。

闭几把的关修仙真好玩。 

rayathome:

前言:小夜主动打电话约dark酱,然后……

秋田鱼板:

wb点梗part1 小夜真的好可爱…^q^

白水辞疏:

请大家务必看到最后一张👌
大芳曾经说过
“《镇魂》真的分工明确,朱一龙负责美美美,苏苏苏,白宇负责产出沙雕表情包 ​​​”
(悄咪咪说各位可以去关注大芳她超有趣。

南半城:

4南哥点的昆仑君和小鬼王wwww

被镇魂迷住了眼睛……他们俩真的好好啊www想给身边的所有人安利镇魂TuT

【巍澜】食色性也

行凶未遂:


朱老师的颜我吹爆


我家小朋友今天考试完了喂她吃点粮 @言子 


ooc预警 前方大型尬吹现场


和双尘互吹 @双尘可以吃. 









沈巍生有一副好皮囊。




细看下是惊心动魄的美。








虽说单看皮相总归是一件肤浅的事儿,但人大都向往美好的事物,赵云澜一未出世二未出家,眼光还挑,于是这不着调的第一眼见到沈巍的时候就被美色迷惑了心智。




说来该怎么形容沈巍呢,若是单单看那一张脸便觉得赏心悦目,高挺的鼻梁配上好看的唇形,长到惊心的眼睫毛,再搭上一副细腿儿圆形眼镜是顶绝配。




只斯文,不败类。




最最让人心动的还当数那双漂亮的眼睛,融进了不知多少年的情,又装入了不知多少清澈的泉,经岁月这么一发酵,正正酝酿成了这汪好酒。乍一眼望进去,跟畅饮了一口女儿红似的——懂行的应该还知道这该是陈年上好的——香醇,凛冽又醉人。




单薄的嘴唇抿起时眉心也习惯性一蹙,让人觉得不忍极了,想要伸手抚平那川字,哄得他笑出来才好;等嘴角勾起愉快的弧度时那双眼睛里就盛着细细碎碎的光澜,小心翼翼地闪啊闪,闪得人心都要化了。




他的皮肤好到不像话,并不是长期坐办公室那种病态的苍白,而更像是春光乍泄时生机而活力的明媚,连眼角都捎上艳色。




他的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自中间分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浓黑的眉,干干净净的就像个邻家大哥哥。




沈巍是不大经常笑的,虽然他时常弯一点嘴角,显得客气又礼貌,但他真心开怀的次数算不得多。只有在那个人面前才会表露真实内里,才会把一腔柔软的情绪全数摊开给他看。




但只要他笑一笑,春风十里岂止呵,整个春天都复苏了,草长了花儿也开了,太阳一照啊,暖的一塌糊涂。




他先是勾起一边唇角,随即露出纯白的齿。他笑时不是脸上某一个部位在动,是连着五官都调整合适,大大方方展现笑容,这样一来就眼底眉梢都是喜意了。不至于过于灼人,也不会太过冷淡。这时他总习惯性低下头用手扶眼镜来遮挡这幕场景,但其实只要看过一眼就会刻在心里,怎么也忘不了。




 沈巍右耳后有一粒朱砂小痣,这还是赵云澜发现的。那天赵云澜也是无意,嘴上总是停不了撩拨,一边还笑着假意要往前亲上脸去,沈巍僵着身子别过脸去,玩笑似的轻吻就落在他泛红的耳尖。




 是美人痣啊。赵云澜说着,忍不住凑上去又亲了亲那点诱人的红——很好,现在美人的脖子就快要和那颗痣同色了。




沈巍的手是很好看的,又骨感又性感,用性感这个词儿来形容未免有些轻薄,但并非妖娆的女气,是男性气息分明的硬气,这种矛盾气质在沈巍身上综合得十分恰到好处。




赵云澜曾在沈巍起床换衣服时醒来,偏过头正好瞧见他家沈教授站在穿衣镜前一丝不苟地系扣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很有质感的纽扣上,一粒粒系到最上面,稍微抬起下巴,脖颈绷成一道流畅的曲线。




赵云澜眯着眸子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一手支着脑袋使劲盯着人瞧,在沈巍看过来的时候面容严肃地冲他勾勾手指,沈巍乖乖来到他身边,低下头听这位祖宗又有何吩咐,赵云澜依旧面无表情,扯着人悬在空中的蓝色领带把人带到跟前吧唧亲了一口。




沈巍愣了会儿,随即把自己的领带从那流氓手里解救出来,赵云澜倒在床上笑得死去活来。




沈巍正了正自己的领带,等脸上热气褪去才无奈说一句,起床,别闹了。








赵云澜始终不清楚沈巍身上那股生人勿进的禁|欲感和清冷意味是从何而来,哪怕是他们在一起之后一点也没减淡,仿佛那个让他下不了床的人不是沈巍一样。他有一次无意听见有人评价沈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呢,不食人间烟火。赵云澜知道这话说着玩儿的,当初沈巍连他做的泡面都吃过呢,但一仔细琢磨又觉着有些道理,沈教授这个人身上总缺点儿人味儿。




沈巍的感情藏得太深,不仔细挖还看不出来,硬是要把表皮的壳儿给他撬开了才能窥得一星半点来,不过那都只是冰山一角。唯一露馅的就是那双眼睛了,看着赵云澜的时候跟含了情一样,趁其不备就放任自己贪婪地瞧他一会儿。




赵云澜低个头沈巍的眼神都能跟着走,明目张胆地偷窥。赵云澜笑了,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挡住那道如有实质的视线,过于直白炽热又真诚,他一颗心脏真受不了,难得这流氓有挂不住面子的时候。他一面把人搂进怀里一面调侃着,说宝贝儿你可别瞧了,你这双眼睛会勾人,我都要陷进去了。




赵云澜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有那样干净的眼睛,看人的时候专注又认真。他也曾把这双眼睛惹红过,那个时候他看着这双眼,深处的倔强和难过如洪水泛滥,直接把赵云澜这混账给淹死了。结果当然是自作自受呗,最后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说起来,沈巍戴眼镜和不戴眼镜的时候差别还是很大的。他戴着眼镜端坐办公室的时候十分赏心悦目,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优秀干练的气息,再没有比他更适合老师这个职位的人了。但只有赵云澜知道,沈巍在家里是不习惯戴眼镜的,洗完澡之后眼睛湿漉漉的最是诱人,雾气还没散尽呢,只要看上赵云澜一眼,他能要星星不给月亮要月亮就连星星也顺手摘下来一块儿送上前。








还有一件事也是只有赵云澜才知道的,沈巍的身材并不孱弱,反而很……赵云澜某次说到这里刻意停顿了会儿,吊足了众人胃口还不给解馋,他双腿往桌子上一搁,摇晃着脑袋说这些隐私外人不便知晓,特别是特调处的单身鬼们。特调处众单身鬼们敢怒不敢言,心思寻思着一物降一物,你就等着被你男人收拾吧。




沈巍是有些瘦的,看着总觉得有些单薄,但他其实是属于精瘦型的,用现在时髦的一句话说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标准典例了。他的肤色实在是连女人看见了都要自愧不如,下手重了都怕给抓出红印子来,虽然这事儿赵云澜也没少做。




上|床跟打架似的,赵云澜想不通就沈巍沈老师这么斯文一人是怎么做到床上战斗力超群的,每个部位力气都足,折腾一场能要他半条老命。沈巍还有一个让他汗颜的喜好,那就是挺喜欢咬人,他终于憋不住道沈巍你是……沈巍抬起头,那双干净的眸子被情|欲搅和得分外惹眼,呼吸有些乱,平日一丝不苟的发丝也不听话了,垂下来把取了眼镜更加亲近的眼睛遮了一半,眼角带着一抹摄人心魄的红,看他难得动情的样子赵云澜一句重话也说不出。偏沈巍还要用沙哑的声调轻声细语问他道云澜,疼了?




这他妈的要怎么回答。赵云澜心里吐槽,只这一次,下不为例,沈巍你可不能再用美色迷惑我了,因为……因为我真的很吃你这一套。




无奈至极,赵云澜只能让他去。揽住他的肩道,刚刚想说,沈巍,你是我爱人啊。




沈巍猝不及防被甜言蜜语灌了一耳朵,齁的他心里都甜了。




你也是,我爱你。








有人笑着开玩笑说,不食人间烟火的沈天仙他家属又来接他了。




沈巍抱着一个文件夹走向赵云澜,脸上不自觉浮现笑意,晃到人失神。赵云澜离他有些远,他迫不及待地加快了步子走向那个不老实靠着车的人。赵云澜一看到他就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支玫瑰来,叼在嘴上冲沈巍挑眉。




沈巍笑了起来,阳光明媚,一路花开,他大步走向赵云澜。




走向他的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