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君

纳言要涅槃槃:

【多图】

羡羡,你看。是金色的乌鸦。

——————————————

我想和你花前月下

——————————————

往后,你带我御剑也挺好


伏没有粟:

(仙叽x狐狸羡)

之后的内容收入在本子里

本子cp23day2v53会带少量去


cp结束后会发剩下的

如果死的是蓝湛,魏婴会怎么样的脑洞……

双猫(^ω^):


不知道为啥自己想到了一个虐梗,还是ABO生子的那种……


 
 


先前看多了蓝忘机因魏无羡死而伤心欲绝,小说中对蓝忘机在魏婴死后的心里描述并不多,更多的细枝末节来自他人的转述,和魏婴的猜测,这让人就下很大的想象空间,爱人之身死,再无可能见到他,活着的人无疑比死去的人更加痛苦,这些年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ι_- )其实是突发奇想,如果是蓝忘机死了呢?魏婴又刚好怀上蓝忘机的宝宝,又会如何呢?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魏婴和蓝忘机外出夜猎,遇到了棘手的怪物或者妖兽,实力差距太大,为掩护小辈们离开,两人一起出手,结果遭遇如同魏婴父母当年一般的境地。蓝忘机拼死救魏婴,用尽灵力,与妖兽同归于尽,魂飞魄散


 
 


当魏婴从云深不知处醒来,重伤无法动弹,他睁开眼看不到蓝湛而是见到蓝曦臣,他伤得太重甚至无法开口询问,蓝曦臣告诉他好好养伤,因为你有了身孕了,忘机也在养伤,会回来的。魏婴心里极度不安,有个不好的预感压在心头,不到三天,他硬撑着下床了,自己带着伤一瘸一拐的走出静室,还没走出数十步,便有蓝家弟子见到他,喊着魏前辈您的伤还没好快回去吧,一边说还一边要把他拉回去,魏婴一身冷汗,抖着手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们,有气无力的喊着:走开!

他只想见蓝湛,为什么都要拦着他?


 
 


这时,沉重的老钟声响彻云深,一共12下,魏婴停在原地一动不动听钟声敲完,远处的思追和景仪跑来,大概是怕魏婴出什么事,都无视了家规不可疾行。来到魏婴面前,思追声音沙哑地叫了句:魏前辈…… 

思追发现他在安静望着远处不停落下花瓣的玉兰树,眼神却是空洞的,思追拿出蓝忘机的避尘双手捧到魏婴面前,思追强忍着悲痛抽泣着对魏婴道


 
 


含光君,身勋。


 
 


身边的小辈都流下眼泪,哭了起来,唯有魏婴面无表情泪流满面,不发一言,他伸手拿走避尘,独自离开,回到静室,禁闭大门。从这天起,蓝家的人未见他踏出静室一步,即使是云深为蓝忘机立刻了衣冠冢,也从未前去祭拜,蓝家的老一辈觉得他不像话,但家主蓝曦臣却默许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思追很担心他,每天都过来隔着门说话,痛失亲人的蓝曦臣由于事务繁重,只能不时过来查看,感受到屋里的气息才安心,后劝解一番无果便离开。很快,金凌和江澄也来了,江澄用力踢开大门,把角落里抱着避尘的魏无羡拖出来,看他惨白憔悴的脸,凌乱不堪的发丝,就剩半条命样子,江澄气不打一处来,从前世骂到现世,魏无羡你这个样子作给谁看?你要是倒下了,对得起金凌吗?对得起救你的阿姐,我爹我娘吗?蓝忘机已经死了,你为什么就不能面对现实?!在这世上你难道就只为他活着吗?!你他妈怎么不想想你肚子的孩子,你是要和它共赴黄泉一起找蓝忘机吗?!好啊,那蓝忘机命可真好,做鬼了都能妻儿团聚,真是羡煞旁人啊!!

一直颓坐在地上的魏婴突然起身给了江澄一拳!“闭嘴!!”声音嘶哑的不像话……

这一拳没什么力,却正好打在江澄鼻梁上,痛的他捂着鼻子直忍泪吞声,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另一只手抓着魏婴的衣领要把他往外拖,思追和金凌吓坏了,上去要劝解一翻,没想到江澄一个用力的拖拽,魏无羡顺势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魏婴再醒来时,已回到静室,蓝曦臣在为他把脉,江澄皱着眉头坐在一旁看着他

蓝曦臣把魏婴的手放回被子里,深呼吸一下对他说,无羡,我知道忘机不在了,你很难过,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可人各有命,没人知道自己最终归宿是哪里,他魂飞魄散前拼尽全力护你周全,就是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可你现在这样,忘机死去又有什么意义?


 
 


魏婴眼眶湿润,抿唇不语,转过身去用被子盖住自己不看蓝曦臣,蓝曦臣接着说下去, 无羡,修仙之人可以辟谷,可腹中孩儿不行,如果你还想要你和忘机的孩子,就必须进食,如果你不愿,我也不会逼你,只是蓝家家规不许自陨,你若慢慢熬死你自己,我只能让你离开云深不知处,所有蓝家人之物都不允带走,你明白吗?


 
 


看到被子终于微微颤抖起来


 
 


江澄不悦的说道,听到没有魏无羡?我可不会像蓝家人那么慈悲,你要是离开云深不知处就能乖乖的跟我回莲花坞,不回去也给你绑回去,到时候要你给老子倒茶递水,跑腿打杂听到没有!


 
 


江澄对魏婴的激将法没有奏效,只好作罢,气呼呼走出去。

蓝曦臣拍拍魏婴的后背,道 无羡,饭菜我放在桌子上,你若想好了就起来吃吧。说完关上门也走了


 
 


魏婴起身,不亮的烛光下看着身旁还放蓝湛着叠放整齐的外衣,拿起来抱在怀里,闻着熟悉的檀香,无声的哭泣,以后再也没有人温柔的叫自己起床,给他做一桌红辣的饭菜,与自己琴笛和奏,让自己撒娇耍赖,再无人陪他一同夜猎探情,再也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江澄已经准备抓条狗去绑人了,刚到静室门口,却看到思追从里面出来给他点了下头,似乎还带走了食盒。江澄脸上的乌气散了不少,走进去看到了魏无羡坐在桌前正在雕刻着什么,他披着蓝忘机的云纹家袍,还是一脸苍白没什么表情,却是比昨天有些活气了


 
 


想好了?

江澄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这时他看清了,木牌上雕刻着蓝忘机的名字……

魏无羡头也没抬,说 我就在这,那也不去,你可以滚了

妈的,魏无羡!你以为我愿意来这吗?江澄咬牙切齿走到门前,看到思追拿着些药又返回,闭眼深呼吸一下,沉了声对思追说,照顾好他。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蓝忘机身死的第七十四天,魏婴终于走出静室,却没去远,蓝湛离开,也带走他一半的生命,外面世界对他已无太大的意义,他还是会指点蓝家的小辈们,为他们改进更猎灵器,制作仙器法宝。为了更好的教导蓝家子弟,魏无羡经常泡在藏书阁中,一呆就是一天,他开始学着抚琴,忘机琴的琴声慢慢从杂乱无章到动人心弦,兔子也与他越发熟悉。

他常常想,学着蓝湛一样的生活,做他做过的事,是不是就能离他更近了些呢?


 
 


在云深不知处一众的白色蓝云,求学的弟子无不称赞云深飘逸仙景,偶尔他们会看到一位身着黑衣肩披蓝家白色云纹外袍的人路过,像在纯白画卷上落下的一点墨……


 
 


回静室时,房门前放着一朵龙胆花,蓝色沉静而美丽,像极了某个人的眼睛,魏无羡笑着捡起来带进了屋中


 
 


墨君!爹爹回来啦~今天有没有想我呀?


 
 


_(>д<)

这就完了吗?当然不是的

蓝湛借尸还魂了……不要问我为什么魂飞魄散还能回来,大概只有一小缕魂魄在吧只是太缥缈了就算问灵也找不到,到处漂流了太久,但意识太强了就是不肯散去,终于在一个十八九岁死于意外的后生仔身上复活了,由于魂魄缺失,他只记得前世一部分的人和事,比如自己姓蓝住在云深识音律,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喜欢穿黑衣服吹笛子……蓝湛打算先让自己养好魂,直到记起所有事为止。

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是这个家族的嫡子,身边的人虽然对他性情大变,不再和从前那样开朗活泼感到怪异,但想到他死而复生也不再求什么了,只希望他健康平安。

蓝湛发现此人以前经常与各个家族的同龄人一同夜猎,他可以接触到蓝家的人,顺便调查下自己的身世。

他的安静沉着,寡言少语,对不平常的事物有着不同寻常的看法,判断准确无误,对怨灵恶鬼凶尸总能看准时机,致命一击。

一同出来夜猎的思追和景仪还有金凌都看呆了,这人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他有如此本事……难道生了场大病他都脱胎换骨了?


 
 


趁着回去的路上,蓝湛跟思追讲起他经常做梦,梦见自己在云深不知处游荡,来到那里,看见了什么场景……思追景仪惊呆了,他没都没去过云深不知处,却能把云深每一处标志性地点描述的那么清楚?


 
 


蓝湛提出想去云深看看找找答案,思追和景仪爽快的答应了,他们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来到云深不知处,这里的气息和周围自然盘绕的灵气让蓝湛异常熟悉,身中魂顿时丰满许多。

思追景仪带他走遍了云深每一处,这时一只兔子跳到他脚边,他看到时楞了一下,突然一个声音让他心顿时跳了起来


 
 


怎么又跑出去了?

魏婴走了过来,抱起到处乱窜的兔子,思追和景仪喊了声魏前辈,魏婴对他们笑了笑,回来啦?这次情况如何?

景仪抢说道,非常顺利!才不到五天就解决了!

思追道,是啊,魏前辈这次真是多亏了子真!

子真?

这位,您见过他的呀,欧阳子真!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呀,几年没见都长这么高了?


 
 


一旁被褒奖的欧阳子真跟中邪似的,直勾勾的盯着魏婴,随着魏婴的嘴一开一合,重重的呼吸像是喘不过气来……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想触碰眼前的人,一股将人抱在怀里的悸动油然而生,只是现在的不确定性和自身的修养又把他生生制住


 
 


魏婴看了看思追带来的少年,刚才一见到他就一副震惊到要落泪的表情,怎么,我长得很可怕吗?


 
 


蓝湛用力握拳冷静下来对魏婴说,魏前辈好。

接着他皱起眉头看着魏婴说道 魏前辈,你的衣领有着开了,这样,不成体统。说完他还在轻喘着

在场的思追和景仪听懵了?子真这是在说魏前辈的衣着问题??


 
 


魏婴似乎被他样子逗笑了,把衣领拉紧了一些,然后轻轻摸他头发说道,谢谢提醒,不过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真越大越正经了,可别变成个小古板啊


 
 


说完魏婴和思追景仪打了声招呼离去……


 
 


三人现在原地想着刚才的事儿,思追景仪觉得有点尴尬,还有点怪异?


 
 


此时的欧阳子真看着魏婴离去的方向问道,思追,景仪,我喜欢这里,我可以在云深修炼一阵吗?


 
 


思追说当然可以,我去给你登记下,空一间房。


 
 


欧阳子真在云深不知处住下,思追给了他通行令牌便离开了。


 
 


蓝湛看了看周围,慢慢走到窗前,把窗打开,在他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半山腰上那棵树龄极高的玉兰树,玉兰花随风飘散,蓝湛看的目不转睛,他又想起了那个人笑……魏婴。


 


 



我怀疑我的经纪人对我有非分之想-这是一个短到令人发指的番外

奇葩1128:





魏无羡抱着话都还不会说的小团子,两人偷偷摸摸溜到书房,听蓝忘机弹琴。




蓝忘机一直会弹古琴,偶尔也翻出来练一练权当修身养性,就比如现在。




“嘘——”魏无羡气声道。“爸爸在弹琴——我们偷偷进去——”




然后他看向怀里的小团子,正好对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走啦?”魏无羡道。




小团子还是呆呆的。




魏无羡就抱着他溜了进去,坐在蓝忘机身后侧一点的位置,听他安宁如流水的琴声。




那琴声着实好听,在蓝忘机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撩拨出婉转的旋律来,纵使是自家老公,也让魏无羡呆住了。




小团子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抱着身体傻傻地坐着,没有搞清楚情况。




直到蓝忘机一曲已毕,收手要翻琴谱的时候,才看到身边的一大一小。




两人都是黑溜溜的大眼睛,都是呆愣愣地看着他,嘴巴也都张成一个小小的“o”型,父子俩真是像极了,一脸好崇拜好崇拜的神情。




“魏婴?”蓝忘机道。




魏无羡闭上o型嘴,眨巴眨巴眼睛。




父子俩呆呆的神情实在过于可爱,蓝忘机没忍住,在大可爱唇上亲一口,在小可爱脸上吻一下。




魏无羡低头,小团子抬头。




小团子:“咕?”




魏无羡:“叽。”




小团子:“咿呀呀!”




魏无羡:“哇叽叽咕!”




小团子:“卜卜吧鸭!”




魏无羡:“哇呜哇呜噗!”




小团子:“嗯啦!”




魏无羡:“biubiubiu!”




蓝忘机似乎不太能理解两人的交流方式。




魏无羡又和小家伙不知道说了什么,突然抬头在蓝忘机脸上使劲亲了一口。




突然被亲的蓝忘机还没反应过来,魏无羡就已经和小家伙炫耀上了,一脸挑衅地看着团子。




团子也不甘示弱,嘟着嘴皱着眉酝酿了一下,然后面朝蓝忘机的方向:




“叭……叭叭……”




“……mua!”










魏无羡直播,带着小团子一起。




本来是抱着刚刚会爬的小家伙在床上打闹,结果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快被一只白白胖胖的跑上床的兔子吸引了。




“兔兔?”宝宝回头看魏无羡。




“兔兔。”魏无羡答道。




孩子仔细看了看兔子,然后笑嘻嘻地爬过去,一下子抱住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兔子。




整只兔子被孩子压在身体下面,只有一个兔脑袋和长长的耳朵露在外面。小孩子把脸埋进兔毛里,两个团子抱在一起的画面可爱极了。




于是魏无羡没忍住,也学着小孩子刚刚会爬的动作爬过去,一下子抱住宝宝,同样是用身体裹住小家伙的姿势。




“兔兔白。”小家伙在魏无羡腰腹下面说道。




“是白兔兔!”魏无羡答。




“毛毛!”小家伙摸摸兔子




“兔兔有毛毛!”魏无羡教育孩子道。




“爸爸没有?”




“爸爸好看,不需要毛毛!”




“好看、没有毛毛?”




魏无羡点头。




孩子松开兔子,站起来揪住魏无羡的一小簇头发:




“毛毛!!!”







妹妹安静地趴在魏无羡怀里看着哥哥,琥珀色的浅淡眼睛里没什么情绪。




“妹妹——”小男孩叫道。“陪我玩~”




妹妹只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把脸埋进魏无羡的小腹,不要理哥哥。




“妹妹可爱!”小家伙夸道。




“唔。”妹妹闷闷道。




小家伙轻轻去拉女孩子的衣角:“好不好?”




淡淡的眸子看了男孩子一眼,继续闭上眼摇头。




“抱抱你。”小男孩抱住妹妹。




“嘤。”妹妹好像是被挤得不舒服了。




“哎呀滚滚滚!哪有你这么赖女孩子的??等你长大了爹教你!!要玩儿找你金凌哥哥玩儿去!!”魏无羡看不下去了。




怀里脸庞清秀的小女孩抬头看了一眼爸爸,和自家老公过于相似的瞳色和可爱的模样惹得魏无羡瞬间投降:“你再欺负妹妹爸爸生气了啊!”




一旁的蓝忘机配合地把儿子抱到怀里。




“我没有欺负妹妹!!”小家伙据理力争。




“你有!”可是魏无羡护短。




“我没有!!”




这时,魏无羡怀里的孩子动了动,要魏无羡把她松开,然后自己慢慢爬啊爬,爬到了哥哥旁边。




小男孩的眼睛里要闪星星了。




妹妹软乎乎的身体坐在沙发上,伸出手,摸了一下哥哥的脑袋。




“葛格没有。”




小男孩在蓝忘机怀里呆了会儿,然后尖叫一声。




“爸爸妹妹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




蓝忘机:“……嗯。”







一名工作经验还不算太丰富的娱乐记者接到了采访忘羡和他们的儿子这个任务之后,还是有些害怕和紧张的。




毕竟在他们记者圈里面,这对夫夫可是出了名的容易出事故。




记者温柔地笑道:“宝宝爱你的爸爸们吗?”




小团子坐在魏无羡的大腿上,也十分配合:“爱——”




“爱妹妹吗?”




“爱——”




记者想挑起一些更可爱的话题:“两个爸爸和妹妹,哥哥最喜欢哪一个呀?”




小团子仔细思考着:




“妹妹!!”




魏无羡脸上表情一僵。




魏无羡:“好你个小白眼狼!!有妹妹吸就不要你爹啦?!”




小团子抬头望魏无羡:“可是妹妹可爱……”




魏无羡:“年轻人啊,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爹我最可爱。”




小团子:“嗷(๑• . •๑)!”




记者:“哈哈哈……那哥哥觉得,家里谁最爱你呀?”




小团子:“……妹妹!!”




魏无羡:“啥??我和你爸不爱你了??妹妹根本就不鸟你你别自己加戏啊小盆友!!”




小团子:“可是妹妹好可爱我好喜欢她QwQQ……”




魏无羡:“重新说。”




小团子:“全世界爸爸最可爱(。・ω・。)ノ♡”




魏无羡满意地笑了。




记者:“那另一个爸爸呢?他爱哥哥吗?”




小团子仔细思考了一下。




然后突然红了眼眶。




记者慌张道:“哎呀?这是怎么啦!!宝宝不哭啊!!”




小团子支吾道:“爸爸……爸爸他不喜欢我……”




记者:“为什么呢?”




小团子:“爸爸、爸爸说我从爹地肚子里出来的时候……不乖QAQQ……”




记者笑道:“爸爸那是和你开玩笑啊!爸爸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小团子抽泣了一会儿:“他、他就是不喜欢我……”




然后突然嚎啕大哭。




“他说他只喜欢魏无羡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其实是哥哥alpha妹妹omega(。

哥哥死妹控皮爆但是暖

妹妹高冷内心甜√



人生如梦315:

小剧场(忘羡,不喜勿喷)
「源自微信公众」
(若侵权,致歉,严重,即删,原作者: @提砸 ,欢迎大家去看!先表喷我嗷)
————
都说吃醋叽可爱,其实吃醋羡也很可爱嘛~

_moruki_:

整个系列最满意的大概是色相环,是它让我有了整个系列看起来还可以的错觉
从8月末到11月中,终于搞定了这个坑(手绘的无奈只能坑掉),【本来很想把前几张改一下但真的没时间了orz】天知道我开始画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发九图
这下可以安心备考了,会消失几个月吧

_moruki_:

整个系列最满意的大概是色相环,是它让我有了整个系列看起来还可以的错觉
从8月末到11月中,终于搞定了这个坑(手绘的无奈只能坑掉),【本来很想把前几张改一下但真的没时间了orz】天知道我开始画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发九图
这下可以安心备考了,会消失几个月吧

专磕魔道祖师:

【p23ooc沙雕高能慎点,夫唱夫随!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含光君的100种ooc方式又名蓝曦臣每天都在被弟弟的弹幕闪瞎眼,以及不知名品种猫////】

第四十八章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一会儿说到正事,一会儿闲扯一番,比方才在会客厅聊得轻松随意多了。听他们聊天,魏无羡总忍不住想插嘴,然而又插不上,心道:“这个时候他们感情真不差。泽芜君还挺能聊天的,怎么蓝湛那么不会聊天?不过,他不会聊天,闭嘴也挺好的,话都被我说了,他就听着‘嗯’一‘嗯’也蛮好。这叫什么来着……”

友情感谢兔兔为我激情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