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君

【忘羡/ABO】君卿辞 六(完结章)

想起魏无羡就化成一滩水:

ABO生子私设上天ooc狗血注意避雷胆小入ky退散
大概就是前世羡没死带球跑终于被叽识破的故事吧


君卿辞1


君卿辞2


君卿辞3


君卿辞4


君卿辞5


君卿辞6






经过十三年的细心调理,魏无羡又炼出了金丹。也因此才能在魏晅消息送来时,御剑飞速赶去现场。想来他前阵子久违地又发梦了并不是因为见到了蓝忘机,而是结丹阶段的反应。 
 
然而结丹初期灵力还甚是稀薄,他却如此耗用来御剑,难免有些余力不足。消耗过度,本该半月后才来的雨露期似有提前之势。到了夷陵境内,丝丝莲香更是抑制不住开始往外逸散,觉察到自己的失控他只得加快脚程。总不能倒在半路,被什么连七八糟的人撞上那可真是说不清逃不掉了。那些陈年仇家们,或是被坤泽气味吸引没见识过双修蚀骨滋味心怀不轨的乾元。 
 
是个坤泽,还带着孩子,这些年他过得小心谨慎,出门总会带上清修丸。没有一次也不容许自己出任何差错。这次却又是这般,又是因为这个人……这个人,总是能让他方寸大乱。 
 
终是安全地回到了家中,离人群居住的地方倒还算远,也不用太担心有人感知到那清甜莲香。他随手设了个气味隔离屏障,倏地往前一个踉跄,倒地之前幸好还有剑撑住了。沉重又摇晃地一步一步迈他自己的居室。合门耗尽了他最后一点气力,整个人登时软成一滩肉泥摊在地上,眼前已是黑乎乎一片。 
 
 
 
蓝忘机全速赶来,他担心那人有所察觉不愿见他又隐匿了去,到了枇杷林临界便下了避尘步行,却被结界弹了回来。但这屏障极其微弱,他稍使灵力一点即破,里面盈满的莲香瞬间得到释放便充斥了他满身,浓烈的让人几近窒息,神智若再飘忽就被迷去。他定了定神,才觉大事不妙,顾不上方才还在想着见到了人该先说些什么。随手又补上了结界,脚步匆匆往那几间屋舍赶去。 
 
这么大的一个结界空间,莲香竟然还是充盈不留缝隙,越临近香源越发浓烈。这雨露之势滋长迅猛到了这种地步…… 
 
 


画一笔,炊烟十里


故事中,原来是你


曲终后,依稀是你



 
 
魏晅听了蓝思追道尽事情的经过,心差点就要蹦出胸口。二话不说也召出佩剑,御剑出了云深不知处。 
 
他一边赶路一边安慰自己,其实情况也没那么糟。一根簪子而已,还能得出什么不得了的结论么。可是这位含光君竟然不管不顾云深不知处的规训直接就从云深不知处御剑而下,这也让他感觉到事情远没他想得这么简单。 
 
走到枇杷林外果然被结界弹了回来。却是一道快到时效的结界,微弱得手指手指轻点就能戳开一个小洞,洞口逐渐扩大直至结界消散。 
 
结界破了他也顾不上步行,继续御剑前进。到了小院外,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往唯一处亮着灯的屋子走去,步伐缓慢且沉重。周围很安静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他极其担心自己料想的事情发生,山林传来的蝉鸣不断,将氛围衬得更加诡异。 
 
房门大敞,一地狼藉。他赶忙走进去寻人。可屋内空空如也,哪有半个人影。脚上忽然被一样东西绊到,随之而来是剑出鞘的一声响。魏晅低下头,一把银色的剑映入眼帘。正是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识的避尘。周围却没有任何血迹,就是一地衣服乱七八糟躺在地上,黑衣白衫缠在一起…白衣上的暗云纹随着烛火摇曳若隐若现…… 
 
莫非…… 
 
他突然用力地甩了甩头,还是不太敢相信眼前状况给他传递的意思。 
 
不是,不会的。应该不是,还是等人回来问个清楚吧,勿要妄加猜测…… 
 
转身出门前,他看到了搭在床沿的一条卷云抹额。胡乱地搅成一团,似乎还有几个死结,全然不是系在主人头上时那样一根飘逸潇洒的白煅…… 
 
他听蓝家的小辈说过,姑苏蓝氏的抹额,意喻‘规束自我’,也只有在命定之人、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规束…… 
 
最明仪知礼的含光君,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他霎时觉得自己这趟应该是回错了。 
 
也忽然就想明白为何那时这位先生要随自己回家,明明不是那种会去别人家里做客还一起吃家常饭的人。如今看来怕是那时已经生疑。只是,当初自己揣度生父是他时娘亲又是那个态度不愿承认…… 
 
然而再让他猜一遍,他也想不出另外一个能比这位更够格做他父亲的了。自己母亲这样的心性自有那样的君子才能配得上…… 
 
他站在屋外,似听到几声嬉笑打趣的调笑声,熟悉又陌生……那声音由远及近,终于在屋舍的拐角处现了原身。 
 
 
“蓝湛,真没想到你……要是我没发现不问你你是不是就打算埋在心里然后一辈子就这样了……我还以为百凤山那次是哪个胆小的乾元亲的我又不敢说……嗯?怎么了?” 
 
魏无羡将唇凑近那张微漾笑意的脸要去亲时却发现蓝忘机目光突然凝住了,脚下也不再迈进一步。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就看到了自己房门外站着的一个白衣人。可不就是他那宝贝儿子吗。 
 
两人刚从屋后的山泉中沐浴出来,皆只着一身薄薄的中衣,身上的皂荚香味还未散去,双脚都是光着的。魏无羡被人打着横抱起,双臂还圈着人的肩,瞧见了魏晅,霎时惊得从人手上滚下来。他腰腿一阵酸软,就要向前倒去。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将这个事情告诉魏晅,也没做好心理准备。不料被撞破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蓝忘机拦腰扶住了他,轻声道:“勿要乱动。” 
 
魏无羡破天荒地有些尴尬和难为情道:“晅儿,回来啦。”看魏晅这幅样子应该进过了他的房间,用脚指头也能猜到了。想到此他又恨不得遁到地底。 
 
魏晅只方才看过二人一眼便错开视线。被魏无羡一叫,牛头不对马嘴应了声:“娘没事,我先回云深不知处了。” 
 
魏无羡突然严肃道:“站住!” 
 
魏晅定住了,依旧不敢转身看人。 
 
“回都回来了,去做饭,我饿了。” 
 
魏晅侧着身子,点了点头。“嗯。”于是转身向厨房走去。 
 
 
“啊!蓝湛,我自己走就行了就两步路……” 
 
魏晅:“……”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回头看一眼。非礼勿视他还是知道的。只是身形还是微微不稳。 
 
 
 
蓝忘机帮魏无羡细细梳理着头发,从广袖里拿出了精雕景云纹的玉簪将一小撂头发梳到脑后挽成一个髻。 
 
魏无羡眼尖从铜镜里看到了那物事,笑道:“你在哪里看到的这个……我说怎么觉得回来途中我好像弄丢了什么东西。我先前一直带在身上的。你知道吗蓝湛,好像就是这个小玩意儿救回的我。” 
 
“嗯,我知道。” 
 
“啊?你怎么知道?这是四叔他们在乱葬岗下那块大石头下捡到的,觉得漂亮给了阿苑,阿苑为了哄我开心又给了我。后来我发现这石头非比寻常,好像有宁神功效。我睡得好了些之后就一直戴在身上了。……那天,被万鬼围得水泄不通时我以为生路无门已经放弃了挣扎,结果再一睁眼发现我已经不在乱葬岗了,而是转到了这里…… 
 
“那时这里还是光秃秃一片,只有这山泉从山上泻下来,别的什么也没有。没有房子没有枇杷林。周围也没人,只有这枚玉石在我心口,裂成了两半。许是他救了我吧,裂了之后也没什么功效了,也一直带在身上。就当是……我的幸运物。自然也是晅儿的。虽然全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晅儿,倒也还好好地在肚子里……真是命大啊。前期身子弱孕相也不怎么显,后来生出来还是个七斤多的大胖小子哈哈哈……唉,投胎到我这里,跟着我多灾多难呢,真的苦了他了。” 
 
蓝忘机猜他定是不记得了。低下头轻吻他额心。“以后,不会了。你辛苦了。” 
 
现在也似乎没什么提醒的必要了,人安在,一切都好。 
 
魏无羡笑着在人的唇角回了个蜻蜓点水的吻,轻笑道:“蓝湛,走吧,去看看你儿子饭做好了没……等!!!含光君,你不用这样,真的不用抱了!我哪有那么娇弱……” 
 
 
 
厨房不算小,那张不大不小的方桌依旧摆在一侧。上次三人在此对坐时,只有魏无羡一个知情人。 
 
魏晅见人来开口便喊了“娘亲……”却小心翼翼看了眼另一人,再吐不出半个字。瞥见两人掩在广袖地下交握的手,薄唇将启未启。心底走了几轮还是无法将那二字道出口。若是直接喊爹爹也未免太突兀了。况且他还未从震惊中走出来,从先生变成父亲,要他一时就接受有点难…… 
  
魏无羡见他发愣,笑道:“叫人啊,愣着干嘛。我是这么教你的?” 
  
魏晅不敢看人,脸涨的通红,半晌后终于道:“父亲。” 
 
叫出口后,发现好像也没那么难……他心道。虽然总是有种娘领了后爹回来的感觉…… 
  
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这么古板,你才去他们家多久啊!软软糯糯叫声爹爹不好么?” 
 
魏晅:“……” 
  
蓝忘机道:“晅儿。” 
  
“爹爹,孩儿在。” 
 
“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看你儿子,是不是很听话……” 
 
魏无羡看着一桌红白各半的菜式,瞥了蓝忘机一眼,笑道:“蓝湛,都不用我多说,你儿子多懂事。晅儿,你想跟他姓,这次回姑苏就可以。” 
 
魏晅一下不知道该说好或是不好,蓝忘机虽还是先前那样面无表情话也不多,但已经感受不到那份肃穆的霜雪气息了。 
 
他这么想时蓝忘机却开口了。蓝忘机道:“想跟我姓?” 
 
魏无羡自己夹了一根红艳的菜丢到嘴里,咽下了才道:“是啊,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就说了,要是含光君是他爹就好了……现在可不如了他的愿吗?……啊!我的酒好像喝完了!“ 
 
魏晅:“……” 
 
“晅儿,你怎么从姑苏过来都不给我带酒。我最喜欢天子笑了。” 
 
蓝忘机淡声道:“我屋里有。”而后又补充道:“全是你的。” 
 
其余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他。蓝忘机轻抿了一口茶掩饰脸上那点不自然的神色。 
 
魏无羡登时大笑,就要往后倒去。蓝忘机及时出手揽住了后腰。 
 
“蓝湛,你竟然藏酒!你……干得好。"他重新坐正了,继续道:“你看看你,当年我去姑苏求学不仅打碎我的酒还打了我一顿,现在竟然为了骗我跟你回去藏起了酒……你以为几坛天子笑就能拐得走我吗?” 
 
蓝忘机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魏晅听到了几个怪异的字眼,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晅儿你想什么呢,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过过招,你懂?” 
 
魏晅:“……” 
 
魏无羡也不多卖关子,不怀好意道:“要我去姑苏,云深不知处,那好歹要再加上一个蓝忘机,我才会考虑考虑。” 
 
蓝忘机淡然道:“成交。” 
 
魏无羡:“……啊?” 
 
二人早先就说好不回云深不知处,此只番是想让魏晅心安,免得他过度猜想。毕竟万一被人撞破夷陵老祖还活着还恬不知耻地在云深不知处活蹦乱跳……故忘羡二人打算将他送回去,小住几天便一道出门夜猎,偶尔回去看看便好,随便过过新婚夫妇没羞没臊的生活。至于魏晅入不入蓝家族谱改不改姓二人则另有打算。反正小朋友才十三岁,束发礼还早得很,也不必太急着这档子事儿,。而且,有些事情才有些眉目,还亟待解决。等忙完了再说也不迟。 
 
 
接下来几天,魏晅也没能回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有意让父子二人多接触增进感情。便教唆魏晅跟蓝忘机请教蓝氏剑法。每当蓝忘机给魏晅传授剑法时,他就坐在屋檐下的木阶上,靠着柱子,静静地看着不远处动作神态渐渐同步连挽出的剑花都是一样冰蓝色的一大一小两道白色身影,眼睛笑成两个弯。 
 
“蓝湛你知道吗?” 
 
魏无羡慵懒地靠在蓝忘机肩上,要不是条件限制,他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到人身上。近日他的衣领口比平时偏高,他这人打小又耐不住热,儿子在后边跟着他又不能在人面前扯开,只能不断扭来扭去胡乱发着牢骚。 
 
蓝忘机知道他才又重新修成金丹不愿他自己御剑,故带着他上了避尘,携着魏晅一起往姑苏去。过了几天形同“归隐”的养老生活,还是要在蓝启仁发作之前赶回去的。蓝忘机一声不吭下了山,云深不知处大小事务估计已经堆成了山等着他去处理。 
 
“嗯?什么。”蓝忘机应道。 
 
魏无羡笑着娓娓道来:“思卿小的时候我带他去夜猎,就很小的时候,才有我腰那么点高。我将他留在村子里同村民的孩子一起玩儿。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快和人打起来了。我问他怎么了他就对我说‘他们笑我没有娘。我明明就有!’你要是看到他当时红着一张脸嘟着小嘴那样儿,肯定也很想揉…… 
 
“我当时哭笑不得,弹了弹他脑门。他本来还挺硬气地在和人争一看到我就扑过来眼泪汪汪了也不敢哭出声。我就和他说你有没有娘你不知道么,你白喊我这么多年了,他就一脸无辜仿佛受了天大委屈般的看着我,特别可爱……可惜了你没看到,哈哈哈……“ 
 
蓝忘机道:“你辛苦了。”说着环在人肩上的手收了收,把人带得更近。压下了将薄唇贴到人眉心的欲望。 
 
“以后有的是机会看到……”魏无羡说着也不怕热了似的,拦腰将人抱得更紧。“蓝湛,你是个冰块吗?好凉奥……” 
 
魏晅默默御着剑跟在二人身后听人挖着自己从小到大各种“黑历史”,脸也不自主涨热几分。眼眶有些湿润,自此以后,他也有有爹有娘的孩子了。而他娘亲,也有了很厉害的人——他父亲,去护着,不再是一个人承担一切了。 
 
 
 
时隔将近二十年,除了山前那块规训石,云深不知处倒还真是没怎么变。魏无羡感叹道。蓝忘机将他一人留在静室,儿子也不知道干嘛去了,他一个人无趣的很。挣扎片刻还是贴好了面具,走了出去。 
 
走不多远便看到几个白衣少年蹲在一群兔子中,正拿着萝卜和菜叶喂食。他们余光感知到了走近的黑衣人,转头笑道:“魏前辈,您怎么出来了。找含光君?” 
 
魏无羡道:“嗯是啊,你们知道他去哪儿了么?你是叫……思追?是思追吧。” 
 
“嗯,蓝愿,蓝思追。含光君往那边去了,不知是去了何处。”蓝思追指着远处一片竹林道。 
 
“嘿你们这儿竟然有人敢养兔子?还挺肥美的……”魏无羡说着便捉住一只兔腿,将那白团子举起来,像屠户审视猪羊般不怀好意地看着那只在他手机扑腾的兔子。“喔,还是只公兔子呢……” 
 
蓝景仪道:“这是含光君养的!你要把他怎么样……” 
 
竟然是蓝湛养的。魏无羡惊愕万分,心道,蓝湛这人……亏得当初送他还不想要。现在养了这么一大窝,怕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养了吧。总是藏着这些小心思。天子笑也是。魏无羡想着唇角不自主勾了起来。 
 
“前辈,您笑什么。” 
 
“啊?没什么。我先去找含光君了。小崽子,今天放你一马,下次别这么勾引我了,不然烤了你……”说罢动作轻柔地将那只兔子放回地上,往那片竹林方向走去。 
 
 
 
魏无羡倒也不是要找蓝忘机,他知道蓝忘机此番回云深不知处肯定有许多事要跟家中长辈交代。他只是想寻个事儿做,当年在姑苏呆了几个月,这里他倒是没来过。 
 
他误打误撞走到一处种满龙胆紫的古朴小屋前。震惊云深不知处竟然会有这种地方的同时,小屋里传来了人声。再走进两步他便听清了是蓝曦臣和蓝忘机兄弟二人在谈话。 
 
非礼勿听。他起初听到一点正想往回走时,蓝曦臣接下来一席话却把他吓得再挪不动一步了。 
 
“我还说为何我从乱葬岗回来后你的鞭伤没有好转反而更重了,甚至伤及五脏六腑,浑身染血。我当时想你也没那个力气自残,许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伤心过度。没想到你竟是用了血祭禁术护住了夷陵老祖和他腹中的孩子。你以为你们能瞒得住我?蓝忘机,要是叔父知道你二人私下双修,你甚至还那般不顾自己的性命……你可知那禁术无人实践过万一出了差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你难道还想再为了他将家中的长辈打成重伤然后再受一次三十三道戒鞭刑吗?!”蓝曦臣勃然大怒的的样子,估计谁都没见过。 
 
蓝忘机道:“忘机,知错。受罚。” 
 
蓝曦臣叹了一口气,道:“罢了,你起来。叔父那边我尽量替你瞒住,你们,自己多注意吧。只是束发礼时,思卿一定要入蓝家族谱,不可胡闹,不可再拖。” 
 
蓝忘机:“多谢兄长。” 
 
蓝家这种死板严苛守训重礼的家族,对于束发礼加冠礼什么礼都是极为看重的。若是让那位老人家知道他的侄孙儿流落在外不认祖归宗,肯定要气得将蓝忘机拉去说上一天。 
 
 
魏无羡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走回的静室。他一颗心堵得慌。只好将藏着天子笑的木板掀开,将里面的酒一坛又一坛仰头饮尽。 
 
先前他见到蓝忘机背后狰狞的鞭痕时擦边问他痛不痛,见他有些逃避着回答也就没再往下问,受戒鞭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谁还没犯过错呢,多问只会徒增烦恼。没想到竟是因为自己。那他胸前那个的炎阳烈焰恐怕也与自己脱不了干系了。他终于知道蓝忘机为什么知道是那枚水光玉救的他。关于不夜天后那段残缺的那段记忆突然就串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开门声响起,他赶紧站起身冲过去,将来人拦腰死死抱住。蓝忘机一手提着食盒一手端着托盘,腾不出手来回抱他,倒是被扑得撞到门上,闷出一声钝响。 
 
魏无羡将脸深深埋在他胸前好半晌都不说一句话,蓝忘机任他抱,无可奈何地轻声问道:“怎么了。” 
 
魏无羡抬头看了看托盘上那根卷云抹额,松了手臂将人手上的东西接了过去放到地上,哑声道:“没什么。蓝湛,你真好。”说着便吻上那薄唇。 
 
“先吃饭。”蓝忘机一边迎合一边克制道。 
 
魏无羡却不听他的,一边投入吻着一边含糊道:“不,我想先吃你。” 
 
两人吻得缠绵旖旎,不一会儿衣物悉悉索索全被褪尽,辗转到床榻边魏无羡一不留心便被绊了小腿,两人轰然往后倒去,两条光溜溜的身子又交叠到一处。室外骤雨才歇,屋内春光乍起。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两个月后,莫家庄。 
 
众小辈纷纷脱下自己的校服外袍盖住那作祟的左手,心中都念道,要是再没有前辈来,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忽然天外铮铮两声琴音传来,紧接着的是一阵凄厉的笛声。蓝氏弟子都喊道:“含光君!啊,魏前辈也来了!” 
 
魏晅却在心里默念:“父亲,娘……” 
 
二人一出手果然那左手很快瘫软在了地上。众人凑过来将二人团团围住。对于魏无羡的出现,似乎也没人感到奇怪。毕竟这位到过云深不知处做客了几天,便和含光君下山夜猎了。直至现在才又见到面。 
 
“含光君,魏前辈!你们要是还不来我们就惨了!”蓝景仪兴奋道。 
 
魏无羡笑道:”我俩刚好在附近夜猎,看到你们发的信号就赶过来了。怎么样晅儿,你的同窗们都下山了你没有怨我将你继续留在云深不知处不领回家吧。和其他师兄师弟们相处的怎么样。“他朝魏晅挑了挑眉,言下之意反正你以后都是要呆在那四千家规的云深不知处了…… 
 
此次见到魏晅,其他蓝氏子弟无异,也戴上了一条卷云抹额。 
 
魏晅道:“没有。” 
 
魏无羡继续道:“思追儿,接下来你们去哪?” 
 
蓝思追道:”大梵山。听说那里近日有食魂煞作乱。“ 
 
“蓝忘机将左手收入乾坤袋,打了两个死结,起身道:“尽力而为,不可勉强。稍作休整,明日再出发。” 
 
“话说这莫家庄人都死了?”魏无羡道。 
 
“应该还有一位莫玄羽莫公子……曾出来露过脸却被他们抓回去了。现在应该还是关着的。” 
 
“蓝湛,我们去看看。”魏无羡拉了人的手就往前走。”晅儿,你也来。“ 
 
蓝景仪道:“我可以也去看看吗?”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他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魏无羡使劲拽了一下蓝忘机的手,佯愠道:“蓝湛,你别这么凶都吓坏他了!想来就来。”于是继续拉着人往前走去。“晅儿来带路。” 
 
蓝思追却拉住了想要跟上的蓝景仪。 
 
蓝景仪疑惑道:“思追?干什么拉我。” 
 
蓝思追摇了摇头使了个神色示意他不要去,“魏前辈要和思卿单独说话,咱们别去打扰了。” 
 
 
蓝忘机劈开那个破旧不堪的门锁,往里一推,一股老旧的霉味扑鼻而来。一个瘦弱的青年躺在一个血阵中间,奄奄一息。 
 
魏无羡认得那个法阵,当即对蓝忘机道:“这人怕是要献舍哪个厉鬼邪神献舍失败了。我就知道前段时间观察到聂怀桑鬼鬼祟祟准没什么好事。我倒要看看这位莫公子要献舍的是谁……” 
 
他翻开旁边一个小本,发现竟是他写的献舍禁术手稿,心道既是自己的手稿应当没问题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蓝忘机给他递了一张纸,他接过来一看,愤愤道:“真是岂有此理啊蓝湛,我人都还在这里没死,他就要献舍我……怎么可能成功!晅儿去给他处理伤口。咦惹……涂成什么鬼样看了都吓死了……也太高估我的品味了吧!我可不喜欢这样的……” 
 
魏晅看到魏无羡似乎气色比之前好了很多,脸也没那么消瘦了,还是出声问道:“娘,您最近可有发梦?” 
 
魏无羡笑道:“没有。虽然没服药,但一次也没发过噩梦了。你别担心我。” 
 
你爹天天晚上抱着我睡,舒服的很没那个心思去做噩梦。檀香,或许也有安神功效吧,魏无羡心道。 
 
魏晅:“……” 
 
蓝忘机出言提示道:“魏婴。”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又说出来了吗?” 
 
“儿砸,抹额戴着舒服么?这就是你要跟他姓的代价。跟我俩说说,怎么突然就戴上了,我们还想等到你志学再说来着……” 
 
“回父亲,娘亲,叔祖父要求的。” 
 
果然是老古板知道了。不过竟然没有传蓝忘机回去,也是令人疑惑。想肯定是蓝曦臣说服了他,故来也默默从了蓝忘机的意愿吧。魏无羡给蓝忘机摆了个“我就知道”的表情,继续对魏晅道:“那你叔祖父喜欢你吗?有没有训你或是罚你抄家规?” 
 
魏晅道:“喜不喜欢晅儿不太清楚。只是他得知上次我御剑下山后,补罚了我三遍雅正集。道蓝家嫡系子弟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 
 
魏无羡听了登时笑的前仰后合,艰难地道:“那我就放心了。你果然也逃不开抄家规的厄运……” 
 
好歹蓝启仁没有因为魏晅是魏婴魏无羡所出而对他有什么歧视看法,毕竟也是蓝忘机含光君的骨肉,正统蓝家血脉,这点没法忽略。不讨厌,这样就够了啊……照魏晅说来可能还算能是喜欢的。 
 
 
 
二人和众小辈在莫家庄外分离,决定先带左手回姑苏看该如何处置。一头花驴跟魏无羡看对了眼,一直在他身后蹦硬要跟着他走,莫玄羽为表谢意也请魏无羡收下,于是两个人和一驴优哉游哉往姑苏而去。 
 
魏无羡坐在驴背上横着竹笛吹完了一曲「忘羡」,对着蓝忘机的背影笑道:“含光君,你儿子这么快就随了你姑苏蓝氏带抹额了,会不会太奇怪太引人瞩目了点……名门仙首含光君蓝二公子突然抱……嗯带回一名私生子……” 
 
“不会。” 
 
“好吧,蓝老先生应当还没向外宣明是你儿子,不然闹得沸沸扬扬咱们早就知道了。这次回去你就去和叔父他老人家好好谈谈吧。他要是实在看我不入眼呢,我们就赶紧再出来四处夜猎,游山玩水,逢乱必出,带带晅儿,再过几年,便回夷陵隐居。这样说来,是我把你拐了呢……小苹果!!别乱蹦,要是肚子里那个小的待会儿闹腾我就把你弄成烤全驴蓝湛……你快制住他……” 
 
蓝忘机握紧了缰绳道:“好。” 
 
 
 
尽管错过多年,最终还是将对方紧紧握在手里了。 
 
 
 
 
————————全文完———————— 
 
 
 
 
(全文就到这里,没有番外了。脑补请代入原著线,hhh……多谢大家的支持。) 
 
 
 
1. 
 
 
江澄带着一身红衣的江厌离去夷陵找魏无羡时…… 
 
魏无羡道:“师姐你……多大了。” 
江厌离:“二十又四,怎么了?” 
魏无羡:“……” 
 
 
 
 
 
 
2. 
 
蓝启仁:“你可知云深不知处第一千三百一十四条家规的内容。” 
 
魏晅:“回先生……” 
 
蓝启仁:“你叫我什么?魏婴就是这样教你的?” 
 
魏晅:“回叔祖父,思卿不记得具体是何内容了,但要依次从头背到尾应该是可以的。” 
 
蓝启仁:“背来听听。” 
 
魏晅:“云深不知处禁……h:vkj@@_~,xs_,"tbk:@'i(v::aj"dw……” 
 
蓝启仁:“嗯,很好。背得出也要做得到,千万不可学魏婴!” 
 
 
 
 
 
3. 
 
蓝景仪看着走远的一黑一白两人八卦道:“诶思卿,那到底是你爹,还是你娘啊?” 
 
魏晅道:“我爹和我娘。” 
 
蓝景仪:“😱……” 
 
 
 
 
4. 
 
“哼,魏无羡。在大梵山你和蓝忘机一起出现我就知道是你了,你以为换张脸我就认不出你了?”想起几十年前两人腻歪的样子就牙疼的江宗主如是说。 
 
 
 
5. 
 
“思追,你说为什么……思卿跟他爹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反倒比较像含光君啊……?” 
 
“景仪!不可胡言乱语!” 
 
“思追,你说…… 
 
 
…… 
 
…… 
 
…… 
 
 
“思追,你说为什么思卿他爹总跟着含光君,两人还住一间房……” 
 
“……” 
 
“思追,我就不信你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你不觉得含光君对思卿他爹,也怪怪的吗……方才直接将人抱起来进船舱里去了…不过说起来,思卿也还挺像魏前辈的…” 
 
“……” 
 
“思追…………你说,魏前辈就是魏无羡,我刚听说夷陵老祖是个坤泽……那……天啊,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提过的那些事儿吗…………” 
 
蓝思追:"咳……咳咳………” 
 
蓝景仪:“你嗓子怎么坏了……?继续说啊,我真的怀疑思卿……” 
 
魏晅:“不用怀疑了,含光君是我父亲。” 
 
“……” 
 
“……” 
 
 
 
 
 
 
 
 
蓝景仪道:“……思卿,我说你怎么无缘无故就戴了抹额,还是卷云纹……原来你后台这么硬……” 
 
魏晅:“……” 
 
魏无羡道:“蓝思卿?笑死了……………………哈哈哈哈哈……这下跟咱们思追儿,倒真像是哥俩了……是嘛思追儿,打小就有兄弟情。你以前还趴在我肚子上小声跟他说话逗他玩呢……“ 
 
蓝思追:“……前辈!!” 
 
 
 
6. 
 
“娘,我爹他竟然也是个一杯倒!” 
 
“嗯……什么事情从来都是有原因的。你们姑苏蓝氏禁酒可能就是因此吧……” 
 
 
 
 
 
 
 
 
7. 
 
“含光君,咱们什么时候带你的小儿子回姑苏拜拜祖宗?” 
 
“你想回了,便回。” 



评论

热度(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