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君

【沈巍X赵云澜】 爱的教师节 (跳蛋/教室PLAY的回梗)

溺爱超人:

之前点梗有小伙伴点的跳dan PLAY:


 @谙砚. 想看在他们相遇纪念日的那一天,赵处偷偷在体内夹着棒棒(没开启,遥控器提前悄悄地放入沈老师的公文包)去蹭沈老师的课,沈老师上课前没发现遥控器然后不小心蹭开了,上课上到一半沈老师才发现赵处以及赵处的异样,极其生气,一直忍到下课才通过自己以及棒棒给赵处一个记忆深刻的纪念日(•̀ω•́)✧


和教室PLAY:


 @机灵老不懂 ~(≧▽≦)/~想看教室play




于是合在一起码一下,5000字依然不要嫌少。


其他的点梗我也会回应的,感谢。




注意:内有道具PLAY,阅读需谨慎。感谢。


===================================




【沈巍X赵云澜】 爱的教师节


 


 




    赵云澜翻开日历,用红色水性笔在教师节上画了一个圈,他咬了咬自己的拇指指甲,心想着沈巍既然是人民教师,这个节日必然是不能不庆祝的,但是……要怎么庆祝呢。


 


    绕着办公桌转了一圈,赵云澜的脑子里闪过的都是沈巍床事时那张满是占有欲的脸,这人平日里表面矜持,就连情动时都是亲亲自己,如果自己不主动脱他衣服,他都不碰自己一根手指头,真是所谓的箭不在弦上,都不知道什么叫冲动。


 


    “呵……”但一想到沈巍一旦打开了闸,狠命折腾自己的样子,赵云澜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回,他可得好好的逼逼沈巍这老古板了。


    


    


    


    


    


    


    


 


    拽了拽自己的裤子,赵云澜觉得哪都不舒服。


 


    上次自己过生日,祝红那帮人送了自己一个礼盒,赵云澜心里还挺高兴,心想着里面会不会是给他和沈巍的份子钱,一打开才知道,好家伙整整一盒的情趣用品。


 


    赵云澜脸皮厚倒是没什么,当天晚上就拿出几样和沈巍讲解起来其中用途,他眼看着沈巍的脸从红变成黑,最后把那礼盒一把抢走,收进柜子里给锁了起来了。还没等赵云澜反驳,就被沈巍给推倒在床上了。


 


    这回为了给沈巍过节,赵云澜翻箱倒柜才把这盒子找到,挑了个粉色的叫做无线跳dan的那玩意,咬着牙塞进了自己屁股里。


 


    “沈巍啊沈巍,能把老子逼到这份上的,恐怕只有你一人了。”


 


    赵云澜长呼了一口气,忍着身后的不适,瞅准了沈巍去拿教案离开办公室空隙,悄咪咪的溜进了沈巍的办公室。


 


    颠了颠手中的黑色遥控器,还别说现在这情趣用品的设计,和小车钥匙真像,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龌龊的玩意。一边这么想着,赵云澜一边把遥控器塞进了沈巍办公包的侧兜里,想了一下沈巍看到这个遥控器时的反应,一定棒的要死。


 


    


    


    


    


    


    


    


    


    因为是教师节,虽然是临近晚上五点的最后一节课,在教室里补习的学生也特别多。


 


    赵云澜本想回家等沈巍的,但他总是不想错过那人丝毫的表情,最后干脆一咬牙绷着臀坐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看着演讲桌上堆满的礼品盒,突然对他家沈老师受欢迎这件事感觉莫名的自豪。


 


    沈巍向来守时,更何况是在学校。


 


    当沈巍推门进来,看到学生们的礼物和那些小孩有组织有纪律的一起喊着‘沈老师,教师节快乐’的口号时,赵云澜看到沈巍腼腆的笑了出来。


 


    当沈巍看到自己的时候,赵云澜对他摆了摆手,顺便比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心形。可能是对赵云澜的突袭有些意外,沈巍看了看桌子上的礼物显得有些尴尬,他推了推自己脸上的眼镜,将办公包放到了礼物堆的上面。


 


    白色的粉笔在墨绿色的黑板画出第一笔弧线时,赵云澜就开始犯困了,他一个粗人真是不喜欢这样的高等教育模式,分分钟想找周公去玩会,眼皮都快要搭到一起了,赵云澜赶忙甩了甩头,掏出口袋里的棒棒糖,塞进了嘴里,给自己提了提神。


 


    “如果大家对这里不太理解的话,我再仔细讲一下……”


 


    沈巍的目光时不时会飘到自己这里来,眨眼间都是关切与温柔,赵云澜咬着嘴唇看着沈巍被窄腰马甲勾勒出的身体线条,不禁咂了咂嘴,不愧是他赵云澜的人,不管是哪里都那么完美,要不是碍着人多他都恨不得给自己鼓鼓掌了。


 


    “既然大家理解的都差不多了,我们翻到下一页吧。”


 


    赵云澜知道沈巍其实一直在意自己的视线,眼看他的耳朵一点点的变红,赵云澜就莫名的想笑,恨不得冲到讲台上狠狠的吻住他。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距离下课还有半个小时,赵云澜觉得再多几颗糖可能也不能让他坚持到点了,干脆整了整衣襟想趴到桌子上等待下课铃响。


 


    他用舌头舔了舔口中的糖块,双臂垫在桌子上,才刚把头贴在臂弯上,突然就听到体内嗡的一声,强烈的震动让他整个人都绷紧,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从桌位上站了起来,还在安静的教室内极其大声的喊了句“哎哟我操!”


 


    顿时,教室内十余人的目光全部都转向了他,包括在整理教案的沈巍。


 


    赵云澜瞪大了眼睛,从左到右的看了看学生们异常的眼光,最后停留在沈巍的身上,沈巍似乎是被他突然的反应给惊到了,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但从上到下打量着赵云澜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再碍于教室内人多,只能轻声的问了句“怎么了”,然后又用手中竖起来的教案在办公包里墩了墩。


 


    然后……赵云澜就感觉到体内跳dan震动的频率又快了一码。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了吧。


 


    赵云澜咬着后牙槽,眯着眼睛挑起眉抬手对沈巍和教室里的学生们摆了摆手,露出了一个及其让人不适的笑容。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脚抽筋了,脚抽筋了,你们继续!继续!”


 


    于是在学生们都回过头去的时候,赵云澜想着他应该怎么办。


 


    其实当下最好的办法,就是逃走,可是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出口却在最前方,如果他真的以夹紧双腿的方式离开这个教室的话,估计下辈子他都没有颜面再出现在沈巍的学校了。想到这,赵云澜只能握紧了拳头,硬着头皮坐回了椅子上。


 




余下请点我❤



评论

热度(6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