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君

一座城池:

收图走微博地址:戳我

文字全部源于priest 《镇魂》第十章中间部分。

重刷原著,看到这部分文字场面感太强,脑补了一下。这段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非常佩服P大的文字功力。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以下文字源于原著第十章:

直到他走远,沈巍脸上略显青涩的局促才慢慢隐去,他的目光深远又克制,最后看了赵云澜已经几乎看不清的背影一眼,转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然而不过十几步的光景,他却已经忍不住回了一次头,但想看的人已经彻底拐出了他的视线。

    手机通讯录里存的是风骚的“阿澜”,静静地躺在屏幕上,当他默念着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感觉像有一把刀,轻飘飘地从他心里滚过,就把最软的地方割得血肉模糊,然而终于被他略薄的嘴唇关在了别人听不见的地方。

    沈巍抬起手指,上面还残留着另一个人身上已经变得非常淡的古龙水的香味,他闭上眼睛,极缓极深地吸了口气。



评论

热度(6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