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君

【忘羡】狐仙(下)

泠依惜:

神仙叽×狐狸羡


总之就是车,我先社保




   上




================


魏无羡自认是一只十分有原则的狐狸。虽然吧,拈花惹草的事情的确做得不少,不过都是浅尝辄止——他发誓他连那些小姑娘的手都没摸过几下——妖生此生唯一对一人动了真心,真情实感地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可怎知对方却是块搞不定的石头,一次两次便罢,次数多了,魏无羡简直都要对自己的功力连同魅力一起产生怀疑了。


蓝忘机有多少底,他到现在也没摸透,不过实力再不济也应当与他不相上下,甚至略胜一筹。也难怪以往每次在他身上动用法术都没能起效。


此时魏无羡骑在蓝忘机身上,手指在他光洁似白玉的脸颊上来回抚摸,对上他此时近乎迷蒙的痴痴目光,好不得意地挑了挑眉毛:“含光君,这么久啦,可算是落在我手上了啊。”


蓝忘机嘴唇动了动:“……”


魏无羡心里一片满足,甚至哼起了小曲儿,动作不甚娴熟地去解他的衣襟,脑袋上那对黑色的狐耳开心得时不时抖动两下。


蓝忘机一身白衣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狐狸剥着剥着都快有些没了耐心,深觉自己好似在剥笋。好在这白笋听话得不行,一动不动乖乖给他剥,白衣剥下了一件又一件,他随手就从床帏里扔出去。拉起帘子时瞥到床边小机上那只默默无闻的精致香炉,一时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心情极好地下了床,手心掐了一小团火把香炉点燃了,才甩着尾巴重新跳回床上。


熟悉的檀香味渐渐弥漫至整个房间。魏无羡总算把蓝忘机剥完了,两腿一跨坐下来,像打量一件艺术品一样打量着他。




  车111111111




  车222222222







评论

热度(3859)